重庆在线

《眷恋鸟岛》邢秀玲

  美文赏识:留恋鸟岛

  邢秀玲

  上一年秋天,我又去了鸟岛。

  当我从山城那片终年灰蒙蒙的天空下,再度走进高原绚烂的阳光里,当我从疾驰的汽车上,一眼看见那泓了解的蓝湖时,我激动得喊了出来: 啊,青海湖!

  很难说清,藏匿在青海湖西北角的这个小岛终究有什么在吸引着我,值得我谢绝亲朋的盛情款待,并固执不听 时节已过,鸟儿很少 的劝止,远程奔走近十个小时,为的就是开释一份和它重逢的渴盼,还为崇拜那块掩埋着异域女人的石碑。

  高原的九月,现已是一派凄冷的现象。公然,岛上只要成群结队的鸬鹚在秋风中啁啾,那些灵敏而美丽的留鸟早就迁移到千声合鸣的天籁妙音,带着一份若有所失的悲惨感,我想起了初登鸟岛的情形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夏天,鸟岛还没有像今日这样,和陆地连在一起,而是被青海湖的波澜簇拥着,与世隔绝。岛上只要一顶帐子,一盏孤灯伴着两位守岛白叟,天长日久与来自南太平洋的群鸟为伴。我有幸在岛上呆了两天,亲眼看到心爱的鸟儿们快快活活的集合这块方寸之地,或飞翔于蓝天之间,或追逐于波澜之中,或憩息于沙滩之上,真像到了鸟的神仙世界。据守岛白叟讲,鸟群中,还有两对远涉重洋的天鹅尊贵的姿影,可是,眼前是不计其数双鸟的彩翼;耳畔是盖过阵阵涛声的鸟鸣,无法辨认哪是天鹅?哪是大雁?也无法辨明哪是欢叫?哪是啜泣?

  一位诗人从前写下这样的诗句: 我欲摘一丝野花/ 花儿 飞了/原来是鸟头高翘/顺手拾一颗彩石/ 90后无视鸣枪追砍警察石头 碎了/那鸟蛋晶亮闪烁/我要割一蓬绿草/ 绿草 散了/那是翠鸟在颤动茸毛

  用不着我赘述,诗人现已形象、精确地归纳了这块鸟的王国的风貌。确实,从踏上这块领地之时起,每走一步路都得小心谨慎,说不定会踩碎几枚斑驳的鸟蛋;每说一句话都得压低声响,冷不防会吵醒一双偎依的 情侣 我仰慕鸟国公民们的调和、自在、浪漫;我幸亏这儿没有鹰隼、黑网、猎枪,鸟国才如此朝气蓬勃、兴隆兴隆!

  守岛白叟又告诉我,鸟岛并不肯定安全,鸟的天敌们经常觊觎这块乐园,趁其不备制作一些血淋淋的 事情 。他指着邻近一只孤零零的斑头雁说,这只雁的伴为维护刚刚mmm美女图片孵出的雏雁被老鹰扑伤而死,它哀叫几天,悲伤欲绝。后来便经心护卫着雁群的安全,整夜都在站岗放哨。

   莫非它不再另找新伴吗? 我怜惜地看着形影相吊的孤雁。

   不找!雁阵南飞时,往往由孤雁打头阵,遇到风险状况时,先由它上前堵挡,横竖它什么都不怕了!

  我被孤雁的忠贞和英勇深深地感动了!一只小小的雁,竟有如此崇高、坚贞的操行,真实令人惊叹!它提示人们:个人的不幸当然难以摆脱,更重要的是别人的美好,团体的利益,假如能为集体和别人贡献一点爱,个人的苦楚也会得到补偿

  说来也巧,十年后,孤雁的启迪竟在实际中得到了最好的印证。那是高原上美好的七月,鸟岛飞来了一对南太平洋的爱侣,男的是澳大利亚气象学家,名叫比格;女的是澳大利亚鸟类专家,名叫罗宾。他俩生活上相依为命,工作上比翼齐飞,在悉尼有一个令人仰慕的家 谁能意料,就在他们挨近鸟岛并形成内脏决裂,在抢救过程中万分惋惜地闭上了眼,她来不及瞧一眼无限神往的鸟岛,来不及抚一把毕生痴爱的鸟群的羽翼,乃至来不及向她的丈夫说一句道别的话

  在罗宾的悼念会上,沉痛万分的比格博士致了这样一段令人感动的悼文: 今日,我虽然变成了一只丧偶的孤雁,可是,我深信人的躯体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九死一生的人们相互间的和睦

  比格博士将交给他的二万美元的抚恤金捐给了抢救过他妻子的设备落后的医院,将他随身带的一笔数目不薄的盘缠捐给了鸟岛。他只提出一个恳求:罗宾的骨灰散在鸟岛上,树上一块小小的碑, 让她跟自己喜爱的鸟为伴吧!

  我总算找到了那块石碑,2007珠江小姐遵死者之志愿,这块碑不树在鸟岛中心,并没有占有鸟儿休息之地;碑的尺度也不大,远远够不上有目共睹的规范。碑上用中英文镌着鸟类专家罗宾的姓名,赤色的字宛如八年前她酒在通往鸟岛路上的鲜血。

  我拔开长过碑座的萋萋秋草,献上一束我采撷的野花,并向这位可敬的异域姐妹深深地鞠上一躬,愿她的魂灵在鸟岛安眠!

  呵,心爱的鸟岛,虽然我无缘与你长相厮守,但你的丽姿永久定格在我的心中,你的鸟群永久飘动在我的梦里

  以上内容美文阅览网小编收拾发布,为广大读者们供给写景美文摘录,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览,喜爱写景美文的朋友不行错失。

此文由 重庆在线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地址:http://www.det6.com/yingshi/2019-03-16/43279.html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 暂无评论